“知青剧”复兴背后是离不开的乡村

《山海情》里扎根西海固的支教老师,《大江大河》里边插队边读书最终以全县第一名考上大学的宋运辉、《功勋》里转业到贫困山区大干一场的张富清、《人世间》里奔赴广阔天地的周家兄妹……

《山海情》中的乡村学校。《山海情》为这一题材,立下了一个准则和标杆:从属于知青的年代起步,却不停留于那个年代,而是将这一历史的源流和光谱,导入又一段征途当中。这才是当代版的知青故事、广义的知青故事、更宏大的更有现实意义的知青故事,也是更加名副其实的让“知识”和“青春”获得实现的故事。这样的故事,甚至可以跃出“知青剧”的老派命名,称之为“新乡村叙事”,更加妥帖。一旦以“新乡村叙事”观之,对象就不局限于几部电视剧,大银幕上也有回应:《我和我的家乡》《一点就到家》那样的作品,也是这个序列中的。从“下乡”到“家乡”,“乡”不是走向未来时必须跨越的路障,也不是等待未来为之输送营养的对象,而是一个凭依,一个根系,一个坐在上面才能更加稳固地看向未来的支点。这样的故事还从一定程度上,实现了主旋律与类型片的双向增值:常见的青年人热血励志传奇,不仅仅是个人财富自由的实现和公司全球品牌的变现,而是解决意义更深远也更功在千秋的问题——村庄和故乡的空心化困局,中国农产品的国际化路径……然后,目标越来越坚定、内心越来越澄澈、脚步越来越踏实,越发看清了自己,也看清了成功、财富、创业这些概念本身的意义。于是,上一个阶段里“知青剧”存在的问题——类型化之后的扁平化和庸俗化,再上一个阶段里“知青剧”存在的问题——理性和诗性的难于兼容,都在这新乡村叙事的强音中,缓解释怀了开云体育。世上没有观众绝对不喜欢的、已经绝对落伍过时的题材,只有不真诚不能与观众共情的偷懒创作、只有不承担历史使命和时代使命的避重就轻。改变落后面貌、造福广大群众、社会主义新农村、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这才是当代的“知青”们最值得珍惜的机会,也是当代的“知青剧”们最值得珍惜的机会。原标题:《“知青剧”复兴背后,是离不开的乡村》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No Comments

Categories: 开云体育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