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积累作文素材(时事篇)

2016年11月20日下午,湖南株洲快递员尹某在株洲合泰大街猝死,临死前,他坐在地上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告诉路人,“我好累。”120赶来时,他已经没有了生命迹象。此次快递员猝死事件无疑又给多事的2016年添了一笔“猝死债”。尽管今年猝死高发,人们也早已对猝死新闻见惯不怪,但快递员尹某的猝死仍然掀起了一股新的舆论浪潮。

双11刚过十多天,部分网友的快递至今仍未收到,而双12却已在步步逼近。快递员们的压力的确够大,而落实到工作上必然就是起早贪黑地不停加班送单了。

虽然在有些人看来,快递员是一个既自由又有高收入的“美差事”,殊不知,作为一个名副其实的“高风险、高强度、高负荷”的“三高”行业。近年来,快递员猝死事件时有发生。2013年11月2日,浙江杭州,刚入物流行业3个多月的快递员邱厚金倒在送货路上;2015年双十一前,武汉36岁的快递员小谢感冒一个多礼拜还硬扛着工作,不料突发心肌炎猝死……

曾经网络上流传着这样一个段子:“某快递小哥送快递到一家公司,结果有一个快件找不到了,白领姐姐暗示快递小哥偷了这个快件。快递小哥急了,大声说,我一个月1万5的工资,为了你这1000块钱的快件,我丢饭碗?我划算吗?快递小哥的话说完,整个办公室一片寂静”。这个段子说的是快递员的高收入,但是这并不是并非快递从业者的真实写照。

据调查,普通快递人员月工资大约在2000元/月至6000元/月不等,但这样一份工资在大城市生活殊为不易,不能安家落户的他们只能尽力赚钱、攒钱,以图能够风光返家。超过八成的一线件左右的快递。

而快递公司的井喷式增长的行业大环境也增加了一线快递人员的工作压力。快递行业、特别是一线快递人员的离职率居高不下。

而除了劳动强度大,工作超时严重外,快递员们普遍没有保险,缺乏社会保障。比如刚去世的尹某就没有保险,而这并不仅仅因为他的实习身份,有的老员工月薪过万也没有社保。

当前,我国快递行业发展迅猛,已成为全球第一大快递市场。但光环之下,快递行业同质化竞争日趋激烈,价格战此起彼伏,快递员的部分利益被牺牲用以降低成本。许多快递公司平常就人手不足,只是用一个计件分配的薪酬体制来鼓励“马儿快跑”,每逢国庆、双十一、春节,更是要一个人干两个人的活,“跑死快马”的悲剧就在所难免。

快递从业人员中的一线快递配送人员被人们亲切的称为“快递小哥”,然而我们除了在盼望快递早点到手的时候会额外的关注一下快递小哥外,但大家却是从来没有认真地了解过快递小哥们的生存现状。今日一位快递小哥在工作岗位上猝死,生前留下最后一句话:“好累”。新闻一出,网友们纷纷表示同情。然而在笔者看来,其繁忙的工作只是快递小哥猝死的表面原因,其低收入压力、高工作压力和复杂的生活环境压力才是其猝死的真正“杀手”。

长时间的超劳工作导致身体健康情况每况愈下,这样的生活既不能满足人的基本生理需求,也满足不了对一份稳定生活的向往和对个人尊严的支撑。

企业发展的基础是企业的员工,员工的幸福来源于这份工作是否能为自身提供相应的经济保障和尊严支撑,对快递从业者的关注不应只停留在累不累的层面,还应该看一看他们过得好不好,这样才能避免“快递员猝死街头”“快递小哥因快递配送不及时遭掌掴”的事件再次发生。(蔡非)

一个快递员生命的消逝,带给社会的思考不应仅仅是养家糊口的不易和对逝者的同情。猝死固然和个体健康有关,存在一定的偶然因素,但必须看到,快递员猝死频发,俨然成为一种高危职业,这就提醒我们必须警惕快递员猝死背后的行业危机。

对此,有关部门必须引起高度重视,加大劳动者权益宣传和保护力度,依法纠正快递企业随意延长工作时间、不为员工缴纳社会保险的行为。开云体育同时,还要加强对快递行业发展的引导,帮助企业摒弃压榨劳动力的运作模式,通过差异化、多元化竞争寻找新的利润增长点,实现企业、员工和消费者的共赢。(张枫逸)

难道给快递员购买保险就能从根本上挽救下一个快递员的生命吗?完善的保险体系只是保障了快递员的基本权益,使得快递员在工作中没有后顾之忧,但在生命面前显得过于势单力薄,没有解决快递员过劳的原因。

如同东北新闻网刊登的文章《湖南快递员猝死,保障快递员基本权益不该“慢一拍”》一文所说,要使快递员权益保护工作落到实处,还需对承包制进行改革,如果让承包商完全自负盈亏,那快递员的工资发放、保险合同等相关权益的落实将会变成一句空话。因此,相关部门和快递企业要在快递行业的经营模式上探寻一些新方法,才能让快递员权益落地生根。不要等快递员离开我们的时候才会想起来,快递员是我们最熟悉的陌生人。(新浪新闻)

我们亦需要清醒地认识到,仅仅依靠所谓的“权益保障制度”,还是远远不够的。

所谓的“过劳死”,并不完全是被动的产物,而是在现有的激励制度下,其同样也存在主动选择的成分。具体而言,当下快递行业的报酬计算方法,多是采用“底薪+计件”的模式,囿于底薪极低,要想获得更高的回报,就只能在数量上下功夫,否则要做到养家糊口都难。

在此逻辑下,即便是让他们的相关权益得到保障,但对于他们劳动强度的缓解,从某种程度上来讲也作用不大,那么就很难防止类似的悲剧再次发生。

将个案连在一起,就是一个现象;将现象连在一起,就是一个时代特征。快递员猝死虽是个案,但其背后所暴露的问题,更是一个行业困境,一个社会问题,其需要放置于新电商时代的语境下来审视和打量。而很显然,不在分配模式上做出改变,不注重人文关怀,行业困境便难以突破,下一个“尹某”就还在路上。

快递员尹某走了,他留给这个世界的最后一句话是“我好累”。尹某猝死的原因还有待调查,但“好累”这句恐怕不是他一个人的感受,而是整个快递行业从业人员的共同心声。大家都知道,电商创造性地颠覆了传统的商业模式,成为夺人眼目的娇艳鲜花,可是这光鲜的背后,有多少人能体会快递小哥的心酸与劳累?

快递员猝死早已不是新闻,尹某之死也不是个案。快递行业的生态,注定了快递员生活不规律、劳动强度大的常态,这也成为快递员猝死的主要原因。无论尹某之死是否与他劳动岗位有关,公众多无法避开“快递”这个颇受正争议的职业。健康无价,生命至上,尹某猝死,应当再次给我们敲响警钟——拿什么纾解快递员“好累”之痛?这已经成为电商健康发展的路途上不可回避的难题。(黄齐超)

从整个行业来看,快递员投保率本身一直很低。公众的猜想,是因为快递企业都是“承包制”,个人花钱承包一个片区,然后再雇佣快递员进行快件投递,自负盈亏的承包商可能为了省钱,不想给快递员买保险。但更真实的原因,可能是因为快递员这个职业,确实人员流动性很大,干几天不想干了也许就走了。

从法律上说,不签合同、不买保险,当然是有问题的。但是,如果强制快递承包商都必须这么做,那必然意味着成本提高,结果只能是快递价格的上涨。因为快递员猝死这样的偶然事件,大家都去扮演道德家,高举法律的大棒,结果很可能南辕北辙。

虽然我国《劳动合同法》中并没有临时工的概念,但在现实生活中,临时工始终都是真实的存在。据说,《劳动合同法》修订已经纳入全国人大的议事日程,如何调解关于临时工购买保险等相关问题的现实矛盾,需要一并考虑。

对于同情猝死快递员的普通网购者来说,最需要做的,其实是对熟悉而又陌生的快递员多一点理解,少一点苛责。(舒圣祥)

一个正直壮年的快递员猝死街头,最后留给世人的就三个字“他好累”,无不令人遗憾和震撼。事实上,像这样猝死工作岗位的快递员,这早不是第一例。比如2014年1月19日,杭州一年仅23岁快递员送件时倒地身亡,疑因过度劳累猝死……一个个生命倒在快递工作岗位上,这不能不引发我们的深刻反思和警醒。

回看这些倒在岗位上的快递员,几乎都有这么两个明显的关键特点:一是都是由于工作强度过大,比如短时间内超时特大量派送快递,过于劳累引发;二是很大一部分事前都有带病坚持工作的成分。

作为我国电商发展的重要一环,快递业的健康发展具有无可替代的枢纽作用,而快递员的健康工作正式确保这一枢纽长期有效发展的不可或缺力量,无疑更值得高度重视和采取措施加以保障。

一方面,不管是快递公司、劳动监察部门、社会等都要强化合理科学劳动知识宣传,让快递员明白劳动与合理休息的重要性,明白有身体才有未来。

另一方面,作为快递企业,以有员工身体才有企业未来为最高行事准则,实施更加人性化的公司制度,对员工工作、身体等都要进行必要的关怀、关注和干预提醒等,自觉执行相关劳动保护制度,不让员工过量透支身体,避免悲剧发生后悔莫及。

再一方面,作为劳动监察部门,诸如双十一等重要电商节点和快件密集派发期,更是要加强劳动法规执行的监察力度,确保这些时期的快件派发既要紧张高效和有序,又要确保这一时期相关劳动者的劳动权益受到保护,松张有驰,确保身体健康的情况下科学合理安排工作。

最后,作为劳动等立法部门,也要针对快递行业及特殊节点快递员工作的实际,出台相应具体明确的劳动保护规定,确保快递员们科学合理工作,遏止再出现“过劳死”的问题。(余明辉)

No Comments

Categories: 开云体育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